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赶趟】(十三):座谈篇——或许我们只是行业里的路人甲》


图文/霹雳


因为有的工作不方便实地采访,所以有了《赶趟:座谈篇》,在正儿八经的闲聊中交流关于工作的话题。



【小强广播主持人】

去云南做义工的前一天,我收到了小强的私信,但因为行程原因,只能约好云南之行之后,一起在电波里聊聊《赶趟》,于是电波之约成了云南归来后的一场互采。


初冬的傍晚,南京的天气还有几分湿暖,道路上归途的车辆走走停停,此时忙碌的街道是带有几分迷人气息的,因为那份忙碌中透露出一天归于疲倦的平静,心内便生出更强烈的对家的渴望。


我在别人下班的时间踏入灯火辉煌的广电大厦,窥探一份与人时间颠倒的工作。按照小强的指示一路电梯,走进空荡荡的办...

《【赶趟】(八):车木匠的独白——其实很疲惫》

孙师傅  车木匠


       这家沿街的车木店,其实两三年前便注意过它。小小的门面,红色门框,参差错落地挂着大大小小的木制品,一晃神,或者步子迈大了点,便会错过它。除了红色的漆,看不出这个二十几平的小店还有什么其他装修,桌子下面堆满了木屑,桌子上则堆满了各种工具,略显昏暗的店内也挂着原木色的擀面杖,这原始的作坊模样,倒显得有些出落醒目了。


(孙师傅正在店里忙碌)


       门口三两张椅子,隔壁的大伯坐...

《【赶趟】(七):一曲婉转行腔》


王斌  昆曲小生/昆曲院副院长


       和王老师联系的时候他正在跟进昆曲回家乡的活动,于是约好月底回来时采访,再次联系时,他又马不停蹄地去苏州观摩学习,就这样时隔两个月,没想到王老师还记得采访之约,告知我恰巧第二天剧院为周六的演出进行响排,于是第二天早上便到了兰苑


(兰苑静默于朝天宫一角)


       无数次路过朝天宫,却从未去过兰苑。对于对昆曲一无所知的我,那里好像另一个次元,兰苑静幽幽地避世...

《【赶趟】(六):在城市里手造器物》

张老师  艺校陶瓷专业老师/九分手艺主人


       张老师说我是第四个自己找到他们工作室的人。其实我是一路问过来的,确实有点难找,九分手艺工作室藏在一间略显简陋的厂房里,没有招牌,一到门口,那只名叫小九的小黑狗就热情地扑上来。


       九十平米的厂房里各类土、釉、工具、以及架子上大大小小的半成品,乱中有序地摆放着,一只气窑半掩着门,里面已经放置了不少待烧的器具。今天将是工作室第一炉正烧,所以...

《【赶趟】(五):针灸师的十几年》

孙晓煳  针灸师


       要感谢前一位被访者南京农夫的信任,说觉得我在认真做这件事,所以要介绍孙晓煳给我做被访者,她从十几岁开始学中医,坚持到现在,终于算做到了兴趣和工作的平衡,有了家自己的小医馆。我一听有了兴趣,十几岁便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是很幸福的吧?少了多少被浪费的时间呀!于是农夫当场帮我打电话联系。


       隔天约好时间,一大早便到了孙晓煳位于36楼的医馆,换了鞋,她便坐在大落地窗

《【赶趟】(四):寻访真味》

南京农夫  食材寻访者

(图片由被访者农夫提供)


       他称自己为南京农夫,并给自己创作了一份工作——食材寻访者,打理一家小店:食养无界。

(“食养无界”四个字是农夫自己写的)    


       我联系到农夫说明来意,他答应的很痛快,说当天下午有空,直接来吧。于是我赶紧手忙脚乱收拾家伙出门。出地铁站,农夫下楼接我,说自己就在写字楼上,朋友的影视公司,给了他一

《【赶趟】(三):复刻自然的初心》

小白  珠宝设计工作室主理人


       本来是想采访小白珠宝设计师的身份,见了面才知道,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因为在起步的阶段,诸多琐事,设计便只能暂搁一边。但无论是珠宝设计师还是工作室主理人,听起来都让人觉得光鲜亮丽,不过采访却是从小工厂开始。


       中午十一点,在地铁站口见到小白,她便径自带我去拿客人定制的首饰,边走边告诉我,一会儿可以在工厂里看看珠宝的制作工艺。和老板打了招呼,进去一窥究竟,几...

《【赶趟】(二):丝桐妙音》

屠音鞘  古琴老师


       屠音鞘是本名,因为父亲觉得姓屠有杀气,所以平时要藏锋,一旦出鞘,就有苍龙怒吼的声音。不过屠音鞘没有往"苍龙怒吼"的霸气方向发展,却迷上了清幽的古琴,"音"字倒契合了他的心性。


 (采访的早晨南京飘着小雨,倒觉得更合意境了)


       高三时候,逛CD店,因为装桢漂亮,屠音鞘买回了《唐.霓裳羽衣》《宋.杏花天影...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