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越了解这座城市,就会越爱它》

    爸爸支边到新疆几十年,口音一直没改变,一句普通话都说不出,妈妈一口浓重的新疆口音普通话,倒是我赶上普及普通话的好时候,练就了一口二级甲等普通话的水平,可一句南京话都说不出,一句新疆话也说不出,于是我们家三个人三种口音,一派大融合的奇怪氛围。虽然生长在遥远的新疆农场,但是小时候开始,就对南京这座城市不陌生,因为在我家,就像仪式一样,每四年,也就是一到世界杯的年份,就要到南京一次,因为爸爸四年一次的探亲假。那时候我对南京的印象就是:坐好几天的火车,看着窗外茫茫的戈壁变为江南水乡,从干燥的气候到湿黏闷热的天气,还有各大景点里绿森森的树。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