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零食博物馆:自行车后方的方便面》


       小时候最爱的零食非方便面莫属,一年四季从头吃到尾。家里东面寒冷的房间里有一张写字台,上面常年放着两个纸箱,一箱里面是大概24包蓝色包装的”熊毅武”方便面,另外一箱是黄色的三鲜味方便面(牌子貌似是华丰?)每天放学回家便从箱子里抽一包,周末在家那就是一天两包或三包的节奏,满满一箱挤挤挨挨的方便面变的越来越松动,每吃一包都要花个三五秒下决心。


       那时候小伙伴们吃方便面可不爱冲泡,觉得那样吃太没意思了,和吃饭似的。有小伙伴到家里玩,都是豪气的从箱子里“唰”的一抽,你一包我一包,三五秒的犹豫都省了,然后煞有介事的一起摊放在桌上,握紧拳头“咣咣”地砸下去,把个完整的面饼砸的粉身碎骨,这还不够,拿在手里还要再细腻地捏上几下,把漏网的那些捏个粉碎,这才打开袋子,上下抖落,翻来翻去的找出调料包。调料包的包装设计自然比不上现在的这般人性化,能有个小豁口轻轻松松优雅的一撕,那时候的调料包都是坚韧无比。找不到剪刀大家只能手牙并用,把个调料包咬的口水涟涟,以至于调料都黏在湿哒哒的豁口上倒的艰难。仔仔细细一点不剩的把料包抖落干净了,又握紧袋口用劲全力“哗哗”的上下晃动,以求调料分布均匀。已成碎渣的方便面在里面翻滚,撞击着袋身,完成这一系列颇有仪式感的动作后,才心满意足地拈起一撮来,仰头送进嘴里。“我最喜欢干吃方面面啦!”


       童年里这种食物都叫“方面面”,因为根本不知道“方便”为何物,只觉得它是方的,听着读音,应该是叫“方面面”吧,而“熊毅武”就是“方面面”的代名词,三鲜永远是备胎选择,没的吃的时候才会去开启黄色的包装袋。而“方面面”,就应该是干吃的啊!那些冲泡的大人们真是暴殄天物无聊至极!看的我们急的在旁边直喊,要干吃要干吃!但是这种吃面的方法有风险,手法不好,着力点不对,力道没掌握好,一拳下去袋子便会爆破,那么晃匀调料、捧着袋子边走边吃这些步骤便都不能顺利进行了,好生来气!后来有小伙伴有了天才想法,先撕开袋口,找出调料包,再握紧袋口砸方便面,这样把袋子中多余的气体都排了出去,降低了袋身爆破的几率,还不用在碎渣中艰难的找调料包,天才!真是天才!


       “方面面”太好了!能拿在手里边走边吃,拈一把吃一口走一段,再拈一把吃一口走一段,有种行走江湖的探险感。那个时候我和表妹刚学会骑自行车,我十岁以前唯一的愿望就是:十岁那年我要有辆新的自行车!这愿望强烈到根本容不下其他愿望,于是天天和表妹苦练车技。其他小朋友还骑着后轮两侧有辅轮的小自行车时,我们已经卸下了一个辅轮,学会掌握一侧平衡,其他小朋友卸掉一个辅轮时,我们已经可以骑着24的自行车了!虽然屁股还够不着车垫,但是摆脱了辅轮这么怂的事,我们还是乐的屁颠屁颠的。爸妈还不敢让我们骑到大马路上,于是骑车路线就是从家门口骑到巷子口,再回来;或者从我爸的办公室门口骑到学校大门口,再回来。我手握方便面袋,仰脖向天,“哗”的倒一口在嘴里,鼓着腮帮子嘎吱嘎吱地咬着,看着表妹一阵风似的骑过去,又一阵风似的骑回来,嘴里的面也吃的差不多了,拍拍手,换我上车,把手里的面接力给表妹,轮到她仰脖向天,我一阵风的骑走。一袋面差不多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今天的练习就算结束了。


       现在想来,其实一袋方便面的调料包里只不过人工合成的鲜味和味精味,不过“熊毅武”里还有辣味,它带来的满足感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后来的小浣熊干脆面,里面的一张什么旋风卡,哪里就能吸引的了我呢?似乎从小浣熊开始,熊毅武就渐渐隐退方面面界了,比我们小一些的小朋友,都乐得买小浣熊,拿着里面的卡欢欣不已,气得我直翻白眼,看他们像看到了叛徒。似乎也从此开始,小伙伴们已经不再专注于包装袋中的食物本身,而是更专注于包装袋里又有了什么玩具呢?


       全球第一袋方便面在五十年代由日本安腾百福卖出,不过在中国古代似乎也能找出方便面的前身。


       很多食物的发明或发现总是伴着“不经意”“不小心”,方便面也如此。相传清朝有个地方官在家宴客,厨师误将煮熟的鸡蛋面放入沸油锅,只好捞起后佐以高汤上桌,宾客吃过后赞不绝口,这道菜就流传了下来。这种把面条煮熟后再油炸,伴着汤汁吃的做法也称为“伊面”,“熊毅武”方便面的包装袋上便有这两个字。据说韩信领军10万,准备进攻河东西魏王时,为解决行军粮的问题,将荞麦粉与麦粉开糊,煮成八成熟的大面饼,并切成宽条,这种面饼方便随身携带,只要加水一煮便可食用,也似方便面最早的形态。


       我到南京后和朋友说起方便面,貌似他们的记忆力只有“小浣熊”,“熊毅武”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奇怪又陌生。想来我对“熊毅武”方便面也不能说有多衷心,我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它就不再生产、什么时候我不吃也不再想念它的味道了。有传闻说因为老总熊毅武出车祸身亡,家人又不善经营,于是厂子倒闭,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因为跟不上优胜劣汰的法则,于是倒闭。


        想起我在巷子里骑着自行车,又想多享受会骑车的乐趣又想着快点骑回去就轮到我吃“方面面”的复杂心情,骑在脚下的自行车,和自行车后方的方便面都让我满足无比。现在想再找哪怕一件能让自己如此满足的事物,却太难了。


【常年盘踞豆瓣--巴士直达】

 

写完了《小食纪》的十个故事, 突发奇想写一些关于零食的记忆,食物的考据,不知道能写几篇,能写多长时间,能不能成一个系列。

如果有兴趣,欢迎交流关于零食的记忆,一起建造一座“零食博物馆”。

也可以发邮件与我交流:bigzzz@live.com

评论(10)
热度(20)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