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片段·逃课】


    那年看《蝴蝶》。


    真真和蝶在课堂的最后一排,画面蒙着一层艾草黄,真真趁老师背身时把自己的书包扔出了教室后门,拉着蝶跑到了街道上。逃课的兴奋还未散去,舌尖尝到酸涩的小雨,两个穿着校服的身影跑跳而去。


    当时我很不重视学校晚上所上的普通话大课,又觉得电影里这个细节很实用,因为自己非常喜欢大包,想带着它逃课实在不易,于是这节课,我坐在最后一排,身边也坐着位姑娘。待老师点完名背过身,便把那硕大的包用力扔出了教室后门。我低估了自己平时乱塞东西的能力,也忘了那时上大学的自己依然固执的喜欢用铅笔盒,包落在地上的那一刻动静非常之大,大到前排的所有人都回过头来找这动静的来源。我愣在那三秒,想让自己镇定点,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那热心的刚上厕所从后门进来的同学拎起那硕大的包问了句:谁的包啊?便准备拎回来,我恨不得把脸埋在臂弯里,又好气又好笑,向她摆手挤眼了半天,让她把包重新丢在了那里。


      那节课还是趁老师不注意逃了,出了门和身边的姑娘笑个半死。


      可至于为什么要逃课,有什么非逃不可的理由,却一点都不记得。



      【常年盘踞豆瓣--巴士直达】

评论(2)
热度(5)
  1. DC_WHL大霹雳 转载了此图片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