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叫你一声敢答应吗?】霹雳牌手绘葫芦
Pili Fulu

第十二只:素枝

顾拉拉出了关于“绿”的题目,且是中国绿。翻了《织色入史笺》,在古代,绿、青、蓝乃至黑,都被归于绿色。这只葫芦便用了不同深浅的绿,以及蓝色。

春天是物之生时,除了上述颜色,也用到了金、银、铜色,因为春天不光是新鲜、清淡的,作为一年之始,也是不失隆重感的。画的是“青鸾”,赤者多为凤,青者多为鸾,自古被赋予许多层涵义。绿色系对自己来说是陌生的色系,也是一种探索吧,把矮胖的葫芦变成了青嫩的倭瓜,且画完后不知为什么,让我联想到八十年代的搪瓷缸、搪瓷盆。

评论(2)
热度(6)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