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成长就是撑开骨头拉开筋》

唯一的救赎并不是忘了过去
  我不是个看书很快的人,我喜欢在字里行间去慢慢摸索书中人的生活脉络,尤其是故事情节很强的小说,要望、闻、问、切,时不时给这段文字搭搭脉,便觉得能感受到它们的温度,鲜活的文字读起来总是让人感到酣畅淋漓。
  在豆瓣阅读读了独眼的小说《醉:我想去的地方春暖花开》,上下两册,昨天又读了作者后来的《醉:在海边》,是对上下两册故事的补充,从其他人的视角看同一个故事的片段。
  同志题材在现在依然是敏感脆弱的,好结局大家觉得可信度不高,不好的结局又觉得太过残忍。一直不喜欢把一些电影或者小说直接定义为同志电影同志小说,这种标签会限制我们去读到作品里更大的内容,即便书里讲的都是人物内心的小我心思,看到的却是更大的成长,比如此书中从小点点,到小猫,到光,再到周围一众人,每个人都在成长或者学着成长。有的是丝丝入扣的缓慢成长,有的是一种撑开筋拉开骨的成长。
  我天天背着沉重的ipad,上班看,下班看,上下班的公交车上看,被小猫的成长牵绊着,无奈作者才是故事世界的上帝,那作为读者的我读的快一点,再快一点,读完了,小猫所受的苦难就结束了吧?虽然读的时候心里也有疑惑,觉得作者是不是过于堆砌情节,一个人的苦难如此沉重密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生已如此跌宕起伏,只是为了保证故事的可读性吧?这抹比较刻意营造的感觉没有阻止我继续读下去是因为:他成长中的迷茫、无助、倔强、隐忍,以及那些配角都有血有肉的跃然纸上让人想去揣摩,因为他们更像我们身边的人。 青春岁月里,谁不是这样忐忑揣测?即便是那些小的不着痕迹的小事,都可能让自己觉得低到尘埃里,或是让自己觉得可以成为一个人的英雄。
  这一点,导演周美玲就没有做到。看了她的两部同志题材电影,一部《刺青》,一部《漂浪青春》,似乎都在和观众宣布:你们不懂同志,同志是这样的。大背景小背景通通铺陈开来,骨架大细节却不细腻。反观另外三部不同时期不同背景的电影:《霸王别姬》《美少年之恋》与《断臂山》,专注的情绪表达很容易让观众有代入感,这种代入感不关乎同性与异性,只关乎“恋”这件事。无论同性还是异性,被触动的点都是自己心里感情的投射,揣摩对方的心意,亦期望有一个为自己耗尽心意的人。这类作品的内容对我而言远远大于“同志感情”这个词,而是人心之惑,说不清、道不明、逃不了。
  人总是喜欢看别人受苦难,看受苦难的人在绝境中不堪的样子发笑,或是看受苦难的人心内淋漓尽致的悲苦而感慨,这一点,当你在电影院看苦难情节电影的时候感触尤深。我们期待看到苦尽甘来的结局,也是在给自己一些安慰,但好结局并不表示可以抹去心里受过的苦,发生的就发生了,唯一的救赎不是能忘了过去,而是有个人可以陪着你坦然面对过去。做不到足够坦然,至少也不再害怕。 


电视上的伪善一直在上演
  开着电视做背景音,调节家庭矛盾的节目登场,依然有不合时宜的掌声,有从未见过不知几线的演员做嘉宾,有面容年轻偏做出人生经验丰富样子的媒体人,有不知拿了什么证就说自己是心理学家的中年人,当然还有善解人意样子的女主持。男主角有个作家梦,一梦二十年,不工作,天天闷头在家写作,一晃到了三四十岁。父亲生气,一点小事就对其谩骂:“没有出息、败家子!”男演员反对,觉得儿子不孝;媒体人有支持有反对;心理学家坚决反对。待到男主角上场展示了自己的作品,并且告知大家自己写的歌词被王宝强等明星唱过,并和场上嘉宾据理力争,男演员和心理学家已然情绪激动,待到主人公的妈妈姐姐上场,姐姐和父亲一边,而妈妈是家里唯一宠溺儿子的人,自己一把年纪为了补贴家用,给两家人做清洁工,怕雇主嫌弃自己年纪大,每个月要染两次头发。关于妈妈的视频播放完毕,男演员已经是红着一张脸指着这个儿子说不孝,所谓心理学家更是激动:“你有没有带父母旅游过一次,有没有给他们买过一件衣服,有没有......”男主角打断他:“目前没有,但是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同,我觉得把这种感情写在我的作品里是我的方式。”这时才有人想起来问父亲是否看过儿子的作品,父亲坚决地说没有,并且也不会看。主持人问其中一个女媒体人,如果这样的人介绍给你,你会和她恋爱吗?女媒体人说,我尊重他的梦想,但是不会和这样的人恋爱。男演员和心理学家依然不依不饶大肆批判,说儿子不孝,那架势让人想到在豆瓣看到的一篇文章《那些替你把日子过了的人们》。现场站起一个观众,表达了对他的理解,为表支持,希望能有一本他亲笔签名的书,现场剑拔弩张的形式有了一丝缓和,主人公终于有了会心一笑,唯一的遗憾是,这位观众的话像是现场读出的台词。最后的结果是又上来两位心理学家,劝儿子找份和爱好有关的工作,不再让父母担心,父亲要答应去看儿子的一部作品。主人公在镜头下表达了决心,自己会去找工作,并且拥抱了一下僵硬的父亲。
  大学去学了心理学,这是小时候的梦想,虽然在三本学校,但是因为是依托一本学校的院校,所以专业课都是知名教授来上课。我没学到什么本事,唯一的好处是觉得抚平了自己心里的很多矛盾。心理学可能是唯一不拿孝道绑架孩子的学科,允许孩子犯错误并且告知孩子身上的毛病大多会在父母的身上找到。现在,连衡量孝道都有了标准:你这样能找到男/女朋友吗?人们关心所有的外在形式:交男女朋友、结婚、生孩子、给父母钱......唯独不关心在这些形式背后承载的生活内容是否能让我们心里感到欢喜。不要用梦想绑架自己的家人,那是否可以不要用孝道绑架孩子?目前看来,不可能。
  我自然不赞成主人公这种不顾其他的追求梦想的方法,要到达目的地的方法有很多,有时必须曲线救国。可那些不知来历、道貌岸然的所谓心理学家就是道德暴徒,掐着脖子冲你喊:“你对的起你爸妈吗?”然后用孝道的大绳把你五花大绑,再用孝道的尖刀顶着你,告诉你父母大过天,你必须要把自我的部分压抑到最小,否则我就用这把刀捅死你!不捅死也捅伤,省的再在社会上妖言惑众!这帮人处在一个权威的年龄,带着伪善的面具,打着“心理学家”这个本应最尊重人性的工作头衔,做着最不人性的事情。
  可更悲哀的是,电视上的伪善一直在上演,道德暴徒依然在堂而皇之的做人性绑架的帮凶甚至是刽子手。
  


成长就是撑开骨头拉开筋
  书籍种类繁多,最不爱成功学、励志说。我当然知道有需要它们的读者,可对个人而言,并无法相信它们。生活总是暗黑的多,能把所有负面的情绪化成一个温暖的微笑,或转换成所谓的正能量,我不信。
  并不喜欢大器晚成这个词,显的悲壮又怆然。“大器晚成”总是伴随着一个被书写的艰苦决绝的故事同时出现,一股“不成功便成仁”的气流被编辑在字里行间内。如果能在馥郁的年华过上想过的生活,自是一大乐事!如果自己未来也能够的着“大器晚成”这个词,那我也希望不是一个艰苦决绝的过程,而是自得其乐的享受。
  并不想刻意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其实心里没故事的人才能从内而外的轻松愉快起来,看着都让人高兴,转脸就恨自己为什么心里灌上了铅,坠的自己没法自在跑跑跳跳。
  喜欢听人们讲述人在濒临死亡时的种种细节,揣摩那一瞬间的种种。会情不自禁的就给自己的写的故事里加上死亡的情节,好似在感受一场生命的巨大透支。
  爱怪力乱神之说,不是迷信,是奢望生灵更多样,留下未知的想象。
  喜欢边缘文化,喜欢纹身。没说的那么玄乎,什么信仰不信仰,只是心里的向往与释放罢了。
  可这一切不代表这个人就不积极向上了啊!
  在《瓦罐农场的一个故事》里,高高最后说,这个故事最吸引她的“是一种坦诚的状态。所有的生灵暴露在你的眼下,农场的每一个人,水渠边的一丛红柳,戈壁上的一团骆驼刺,白杨树上的一只蚂蚁......在那里所有的生命状态就这么赤裸裸呈现在你的视线里,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生灭竞逐,它们也毫不掩饰自己的生存境遇,你毫无力气可以挽留它们,却会被这种壮大的坦诚而震撼。” 
  因为知道生活不易,所以更奢望看到生命壮大的坦诚,而不是粉饰的一击即碎的温暖励志。我愿在最大的坦诚中撑开骨头拉开筋,来一场畅快的成长!而不是在假意的美善中营造一场虚伪的茁壮。

 
评论
热度(24)
  1. 田三吉大霹雳 转载了此文字
    ”因为知道生活不易,所以更奢望看到生命壮大的坦诚,而不是粉饰的一击即碎的温暖励志。我愿在最大的坦诚中
  2. Hey,bitches大霹雳 转载了此文字
  3. Take away大霹雳 转载了此文字
  4. 汪小庄8888大霹雳 转载了此文字
  5. 琅亦大霹雳 转载了此文字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