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南方的雨,北方的雨》

       记得刚到南京时,有个场景让我觉得十分惊奇。
  行在路上,突然雷声滚滚,雨点噼噼啪啪砸下来,行人驻足,骑车的靠在路边,片刻,人人都像变魔术般拿出雨伞雨披武装好自己继续前行。我张大嘴巴看着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赤手空拳实在是既无助又不明智。只好快步向前,眯着眼,不停用手抹去镜片上的雨水,狼狈到家。
  南方多雨,这点实在让我不适应,要时时刻刻备一把伞在包里更是觉得累赘。于是,只要不是雨水大的过头,都不选择去打伞,时间久了在雨中快步行走时也多了几份从容少了几许狼狈。每天早上随着父亲听广播,听到准点播报的天气预报,父亲都会叮嘱,今天凉多穿点,今天天气好但早晚温差大,今天天不好下班后早点回家......唯有雨天这项,他倒显的宽容:今天有雨,但是傍晚才有,可以不带伞;今天有暴雨,路上小心点,下大了就在外面找地方躲一下,暴雨时间不会长,要是不带伞影响也不大;今天预报有小雨,不过伞可以不带了吧,看这样子也下不下来,下也下不大......
  这让我想起在新疆时的一次大雨。
  新疆干旱少雨,家里的雨伞一向都藏在柜子里,一年到头用不了两回。还记得那时候没有折叠伞,家里那把长柄伞束的整整齐齐,安安静静躺着。和小朋友也只能是在晴天里拿出来把玩把玩,按下那个突起的小按钮,“哗”的一声,七色的伞面在眼前绽放开,我们快速的转着伞把,看七色渐渐融为一种说不明的色彩,乐不可支。那天天降大雨,平时碧蓝轻盈的天空被厚重的云彩塞的满满当当,雨水像绵长不断地线不停落下,在半空时还显得轻柔无力,掉在地上立马溅起一朵泥花。清早望着窗外的大雨,头一次觉得雨水大的有些吓人。城里的学校离农场的家有十五公里,母亲说:“打个电话给老师请假吧,这么大的雨别去上学了。”从语气里我也听出了母亲对雨水的一丝畏惧,父亲躺在床上背对着我们说:“这点雨怕什么!去上学!”母亲担心,又劝了几句,父亲发火了:“这雨在南京算什么?这样就不去上学了!那以后回南京还三天两头不去学校了!”母亲不再坚持,给我和表妹坐公交车的钱说:“今天别骑车了,坐车去学校。”我心里赌气,想着这么大的雨,父亲怎么这么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心里带着害怕和不满出了门,母亲还担忧地嘱咐了几句:“一定要注意安全。”农场到城里的公交只有一条线路,雨又大,和表妹打着伞在雨里等了很久,终于上车了,横竖都要迟到,反正有借口,倒不担心老师的责骂,只是想着对父亲的不满!偏要证明这大雨有多严重才能给他一个说服呢!车行至涵洞口,雨渐渐小了,可以看看窗外的情况了。涵洞口在那很常见,上方铺设铁轨给火车行驶,下面的洞口呢供车辆行人通过,所以像个大坑,因为雨水大,地势低,洞口积满了水,看到另外一辆公交车抛了锚,雨水已经漫过轮胎,那辆车晃晃悠悠像一艘四方的船。对于一个没怎么看到过大雨的孩子来说,这场景实在有些震惊,另外又有一丝开心,回家定要把这个场景描述给父亲听,他才知道这雨的厉害!好不容易到了学校,一进校门,没有往日的热闹,安安静静,连自行车棚也不见几辆车子,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大家都坐车来按时到学校上课了吗?单我一个人迟到岂不是很难堪?还没走到教室门口,同班一个男同学推着辆二八大杠走过来,“你怎么才来啊?雨太大,学校停课了。”我听了一蒙,因为下雨停课?这可是头一回啊!另外心里更加欢喜,连学校都停课了,这雨多厉害啊!我坐着小公交又回了家,一回家就嚷:“雨太大,学校停课了!”母亲道:“我就说,这雨这么大,别去上学了嘛,你这老子不愿意。”我嘟囔着很不满的说了涵洞口的见闻,看了眼父亲,父亲没说话。那是小时候头一次觉得自己占了父亲的上风吧?!
  后来回到南京,梅雨季节对我来说很难熬,可南方的雨给的第一印象不是它那绵长的周期,不是它带来的湿黏的气候,不是那看似总也散不开的阴天,而是在文章开头所说的,那如同魔术师般顷刻间变出雨伞雨披的南方人。
  后来父亲就是我的带伞指南,他说带伞我就带,他说不用带伞我就不带,即便说错了,我淋着小雨回家,心里也没有觉得那么狼狈了。可不管我那天带没带伞,一进门,父亲还是会问一句:“还淋到雨啦?”

评论(3)
热度(6)
  1. 原野大霹雳 转载了此文字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