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准备翻篇的2014》



【采访】

2014年应该是从4月1日开始的,经过漫长的考虑时间后,这天正式离职,开始给自己一年自由的时间,去做一个叫做《赶趟》的采访项目。



工作四年,我阶段性地陷入这样的焦虑中:为什么我们的生活总是不赶趟,有钱的时候没时间,有时间的时候没钱?工作的意义究竟为何?工作与自由是必然矛盾的吗?怎样才算一份合理合心的工作?而人类为了自我或其他的需求,究竟创造出了多少不同的工种?

 

我也时常陷入这样的疑问中:为什么似乎每个人都在追求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好像作为一个平常人成了件不光荣的事。我们一边故作镇定的夸大着自己的经历,一边暗地里较劲比着谁的故事更精彩。表面上的从容淡定遮掩不住内心的焦躁,大家身后历史淡薄,也因此没了底气,于是夸大外在的东西虚晃一枪,好似一棵树冠繁茂、却根基尚浅的大树,别人看着如何强大,只有自己清楚,心里处于一种怎样的担心和不安中,稍稍建立起的自信,时刻摇摇欲坠。

 

于是我想带着这些让我焦虑的疑问,辞职去看别人的工作,过赶趟的8小时,体会文字最日常最简单的作用与功效:纪录和呈现,从日常琐事,观察不同行业的型态,去了解不同行业的从业人员作为一个“人”的切身感受,我想当我了解的足够多时,我才能够比较客观的看待工作这件事,去了解日常生活中不同的可能性。


(车木工人)


(食材寻访者)


(陶艺老师)


原本想全力做这个采访项目,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中间有了一个写书稿的机会,于是采访进度放缓,目前采访到了8个不同行业的人,跟着他们一起上班,从细枝末节中了解每个行业究竟在做什么。每个采访对象,除了文字纪录,我会用手绘的方式纪录下他们的工作餐,算是《赶趟》的一个子项目吧!原本只是自己感兴趣,觉得工作餐时间是一天工作的能量中转站,不同的人对工作餐会有不同的选择,当被访者看到这些手绘后,他们也表现的很开心,成为了采访中的一剂调味品。此外会用手机抓拍每位被访者的采访手记,每段视频都在1分钟内,那天回顾了一下8段视频,8、9分钟,居然也觉得十分丰富有趣。

 


2个面谈采访。一位姑娘和我讲述了她作为群众演员的经历,严格意义上,这不是她的职业,刚刚大学毕业的她,只是把表演当作一项很感兴趣的事,从大学开始到现在,甚至更远的将来,无论做什么职业,她希望自己业余时间依然有去表演的机会,她很理智,觉得靠表演当作正式行业有相当的难度,但是未来依然会做一些取舍,为自己的兴趣。

 

江苏文艺广播的主持人,邀我去做嘉宾,我们从节目前一小时开始探讨工作的问题,一直延续到节目里,我也因此体验了一把坐在广播直播间上班的感觉,这在2014的年初是万万想不到的。主持人小强说,他觉得判断自己是不是喜欢一项工作很简单,就是看自己有没有强迫症。霎时醍醐灌顶,这项简单的标准应该可以运用到所有自己喜欢的事情当中去。


《赶趟》采访成稿,点击阅读

广播节目中也说了一些采访以来的感触,点击收听


【写作】

一年以前,我还想不到自己可以出书。因为去年参加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几个月后有出版社的编辑发来邮件,有出版意向,可最后因为说与出版社风格不太相符,不了了之,我也断了念想,没想到没过多久,又有了另一家出版社发来意向,于是度过了三个月比较痛苦的写稿日期,总共完成了80000多字,以及书中的手绘插图和照片,然而原定于1月出版的日期还是赶不上了。其实我大体是个悲观者,早做好了凡事不会太顺利的准备,也不知道之后会不会还有变数,但是逼迫自己系统的完成了一项作品,也算是今年的收获。

 

此外,年底的这个月收到了我最喜欢的杂志的约稿,一年多前,它还未出试刊前我就关注了它,果然内容做的精致、日常、有内涵,超过了我心里其他杂志的排名,一年多后,我竟然接到了它的约稿!真的是对我写作方面莫大的鼓励。

 

《怀旧商店》系列写到了四,没有完成,要鞭策自己。

 

今年读了妹尾河童,让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可写可画的内容,我希望自己可以像他一样,做一个写画人,更加勤奋,留住日常的光华,如同那些耐用的老物件。

 

【画画】

五月给自己的第一本手绘本做了总结,那算是我第一本彻头彻尾用完的本子吧?年底,第二本本子还剩下几页。今年从单纯的线条开始慢慢画起了色彩,画画的时候心里特别平静舒坦,是做任何事情都没有体会过的那种平静,自学中大多依然在做着临摹练习,认识了一些新鲜的画材,比如水彩毛笔,颜色的把控上有些进步,但形准方面依然不太行。


(以上为临摹练习)



(以上为画实物练习)


下半年报了绘画班,从素描开始学起,可是学画的体验和我想象中的差距挺大,似乎觉得不会画了,因为觉得枯燥,于是找不到画画时的乐趣,就更加的画不好,现在好久没去上课了,不知道到底适不适合这种学画方法。但是还是准备天暖和点时再坚持试试,确实学到了一些透视方面的基本知识。


自己的画画过程在这里


四月开始和另外三位朋友,每个月会制定一个大主题,大家各自做一件神秘作品,在月圆之夜公布。在这个过程中尝试了在很多材质上画画,偶然间想到画葫芦,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葫芦这种材质,带有传统寓意,又略带一些神秘感,特别符合心里的审美,本身又容易上色,和丙烯真是好搭档!于是一发不可收拾。这种作画的过程好似高级版的小朋友填色游戏,非常简单有趣,每个成品都有它们自己的名字和主题,自己十分喜爱!突然好似也成了手艺人似的。不过与在平面上作画不同,葫芦的曲面增加了画画的难度,因此需要极大的耐心,可是我很享受这种长时间平心静气画葫芦的过程。


(顺祝大家圣诞快乐!)



《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葫芦们在这里


【朋友】

四月和朋友制定了月圆之夜的约定后,我们已经坚持了8个月,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有了8件作品,或临摹,或半临摹,或原创,每个人都很感谢这个项目,虽然我们常犯拖延症,但每个月必须交一件作品的紧迫感逼迫我们不断的构思、制作,真的达到了增进技艺的目的。




开始更新微信公众号:【Know How孬好】。生活中有光明面,也自有阴暗面,不必一味追求所谓的正能量,只要我们知道如何更好的生活即可。所有内容都是原创,自己的,朋友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的月圆之夜作品展。关注人数不算多,也在慢慢地增长,还有了新朋友加入我们的月圆之夜交作业行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来看看~


 

【旅行】

其实今年没去什么地方,做《赶趟》采访的时候,倒真觉得我好似在南京这座城市里旅行,看到了以往不知道的地方,比如雨花台的旧厂区,被做陶艺的夫妻俩开辟成了一小块世外桃源,他们在那里烧窑、做陶器、种菜、养狗、在夏夜的大树下吃饭;再比如朝天宫的兰苑草长莺飞,20年才选出一批的昆曲演员们每天在那里唱念做打;再比如我常常走过的大行宫那条街上,藏着很大做银器的手艺人,他们的工作室依然一副80年代的光景......

 

10月看到云南丽江COART艺术现场招义工,投了简历,隔天收到确认电话,便收拾行装,坐着47个小时的火车奔赴。极其喜欢这次活动的主题“万物的故乡”,在云南待了一个月,看到许多不同民族的民间艺术家,当然“民间艺术家”只是我们给予的标签,他们多为当地的少数民族农民,很多人也第一次外出演出。

 

在玉树地震中幸存的阿妈,原本被医生诊断,还有三个月的生命,因为太过思念自己的家园和伙伴,从未学过画画的她在病床上拿起画笔,画下了这些78岁的童画。她对性灵那种自然而然的亲昵与尊重,几次让我泪流满面,不是因为感到悲伤或感动,而是有更复杂和深层次的原因,所以想把她记录下来。


(阿妈的画被制作成了明信片)


(阿妈的日常生活摄影展一同展出)

 

还有靠画画旅行的比利时人,森吉梅朵慈善学校,拉弦子的藏人格茸,怒江峡谷旁知子罗乡信仰基督的傈僳族和怒族的朋友们,乡村之眼公益项目,在COART一起工作的小伙伴......

 

我很幸运在这一年遇到了这些普通人,他们没有用力去成为所谓有故事的人,只是踏踏实实的在自己的岗位上,或是沉在一份日常的生活中,恪纯宁静,却也不灭热情。回来后我突然意识到,近一两年听到的越来越多的话语:别写那么多字,写多了没人看。可不管写多写少,别人看不看都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但想不想写,愿不愿意写,只是关乎我一个人的事。每个人都逃不过俗世日常,又何苦强求?保持热情和行动力的顺从,也会看到一番风景。


《慈悲仁爱之花——森吉梅朵慈善学校》
《当看这些78岁的童话时,我们在看什么》
《怒江峡谷旁的傈僳族村民也过圣诞节》


气喘吁吁赶上去大理的火车,开动的那一刻痛哭流涕,不是因为舍不得一个地方还是什么人,而是突然意识到,这一个月以来自己的内心无比的轻松通透,没有想到任何的责任负担,而随着火车往家的方向开动,这样的日子便一点点远去了。我惊讶于离开了父母和家,我变成了更让自己喜欢的自己,这么说也许自私,但却真实。上一回这样的轻松自在还是在大一的暑假,在一个小镇子上做了一个月家教,其实自己不小了,却好像才意识到,已经成长到足够需要离开了,这是一个矛盾又伤心的事实。

 

这差不多就是自己的2014。

 

2014我过的不赖,做了些想做的事,在自己的爱好上有了更多的时间;辞职后居然还有一些额外的收入;年底还来了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得到了一些肯定,也遭受了一些挫折;遇到了一些喜欢的人,也遇到了一些讨厌的人;依然有很多迷惑,也想明白了一些问题;未来可能还有更多的迷惑和焦虑,好在内心还有未用完的热情。


 

2014大体过的有些懒散,来年要做好时间管理,心理上像放假,时间上要像上班,2015,希望自己学会“知进退”。


微博:@大霹雳

豆瓣:大霹雳

 


评论
热度(12)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