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赶趟】(五):针灸师的十几年》

孙晓煳  针灸师

 

       要感谢前一位被访者南京农夫的信任,说觉得我在认真做这件事,所以要介绍孙晓煳给我做被访者,她从十几岁开始学中医,坚持到现在,终于算做到了兴趣和工作的平衡,有了家自己的小医馆。我一听有了兴趣,十几岁便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是很幸福的吧?少了多少被浪费的时间呀!于是农夫当场帮我打电话联系。

 

       隔天约好时间,一大早便到了孙晓煳位于36楼的医馆,换了鞋,她便坐在大落地窗前做药棉。“药棉用完了,趁早上没人的时候赶紧做点。”她显得有点拘谨,一直带着笑意的脸牵起一片小雀斑,显得更害羞了些。我想找点话题热场,一出口就问了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听说你十几岁就开始学中医?”她连忙否认:“没有没有,也没那么夸张,只是那时候开始感兴趣。”十几岁对中医感兴趣,不知是有什么渊源?得到的答案却异常简单:“当时几个同学一起聊天,想以后各自会干什么呢?有说干这个的,有说干那个的,我脑子一热说,我要当中医!完全是突发奇想。”不过当时,孙爸爸身体不太好,晓煳越来越觉得,学医术也不错啊,能帮家里人看看,大学毫无悬念地读了此专业。

(一大早,小孙就忙着做药棉)

 

       我问:“大学时你是那种很刻苦的学生吗?因为你喜欢这个专业啊。”晓煳熟练地捏着棉球:“不刻苦,大学就求不挂科。而且老师讲的东西,课上我就能记得了,所以也没有太多值得刻苦的。”不过接下来了解的内容,似乎离我预想的“幸福”远了点。大学四年毕业后,晓煳觉得只是学了些皮毛,并未真正了解中医,于是开始了漫长的六年拜师学艺的求学过程。去了不同地方,跟了不同师傅。“当学徒是很辛苦的。每天抓药、熬药,有时候上山采药,没有工资,还要给老师钱。毕业几年都不见效益,看周围的同龄人,结婚的,有孩子的,买房的……自己还是一个人,没有收入,非常痛苦,差点就不想干了,我和我爸说,我要出去干活赚钱了。很感谢父母的支持,他们对我说:干这行前几年,你别想着赚钱,我们养你。所以那六年,吃、住、学费,都是家里提供。那时候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因为毕竟不是自己的钱,心里挺有压力。”晓煳托人拜了西安的一位老中医为师傅,成了他的关门弟子,说起学医的日子辛苦是辛苦,很多客人从外地来,药一拿就是一麻袋,一天只做抓药一件事,从早上一直要干到晚上12点;有时候不光抓药,还要熬药,也要到大半夜,但是特别开心,从采药、整理这些药材、配好药、熬好药给病人,虽然不是自己的东西,可经过自己的劳动打理得井井有条,很有成就感。

 

       说话间门铃响起,有病人来针灸,夫妻二人进门如同到老友家。男的自行躺好,晓煳手法娴熟,都来不及拍照,穴位上便各自立起银针:“我要是扎的慢他就疼啦。”如此娴熟的手法,依然要感谢学徒的经历:“学徒时,有时候一天要扎100多人,一分钟一个,那时候觉得自己不是大夫,而是扎针机器,扎的都麻木了。但是要感谢那个时候,现在才可以这么熟练。”不时有病人上门,扎针的时间一般就一两分钟,期间偶尔行针,半小时后再拔针,大家亲切地叫她老孙,从最近身体状况到家长里短,聊得我完全插不上话。老孙笑:“大家时间久了,都像朋友一样。”电话响个不停,有咨询家里人逝世要怎么念经的,有问药的,有问身体状况的,我打趣:“你还兼职家庭医生啊?”老孙说:“每天回微信回的累死,走路崴脚、吃饭嘴上烫了泡、家里亲戚生病都是遥控指挥,没办法,这也是工作之一。”我问她每天听这么多人说话不会烦吗?她略带疲惫:“有的人就是来发泄的,你不让她说还不得憋死。”想起刚才她和病人的对话,开导那位姑娘有情绪要发泄,爬山郊游的时候想喊就喊喊,发泄完就好了,再看看面前视野开阔的大窗,不禁问:“你是特意选了这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吗?”晓煳答:“是的,看着舒服,心情好。”下午三点,暂时没有病人,忙碌大半天的晓煳很疲惫了,拿过蒲团,准备打坐:“一天到晚帮人针灸,病气会通过针传导,所以要打坐,排排病气。”她经常用打坐的方式舒缓压力,还建议说:“你也可以试试,很舒服的。”自顾自地盘腿,手结定印于脐下,闭眼,脊直,仿佛我不存在般,立马静在自己的心境里,可惜还未结束,门铃又响起。


(针灸手法十分娴熟)


       好在今天病人不算多,拘谨感慢慢消散。午饭时知道,因为信佛,晓煳完全吃素已经一年了,每天在家自己烧饭,很少出去吃,一盘清炒苦瓜,是她的家常菜。我感慨:“你果然很养生啊!”晓煳告诉我,她家里人都很注重养生,从小爸爸就规定,什么时候吃什么,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这样对一个小孩,不会觉得少了很多乐趣吗?晓煳却带着反问的表情:“不会啊,我们有自己的乐趣啊,乐趣很多的。”这种养生的习惯也“波及”到了来这里针灸的客人,晓煳会监督她们,注意饮食,不许晚睡:“很多来调节的都是年轻的女孩,睡觉晚,吃饭作息不规律。来这的都是比较注重自己健康状况的,比较听话,都被我把生活习惯改了过来。”难怪每个进门的人都自觉汇报:最近身体如何,有没有晚睡。我自己也咨询了些身体状况的问题,晓煳毫不客气:“你这么晚睡,不是自己作死嘛?!”也许因为这种带着些拘谨的豪爽,使每个人都很愿意和她聊天,当她倾听完别人的发泄,自己的时光便用来打理家里的花花草草。“以前我特别不喜欢种花,看我爸一个大男人整天弄那些花花草草,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住以后才慢慢发现其中的乐趣,看它们发芽的时候特别兴奋。”她指指盆里:“知道这两棵是什么吗?”我摇摇头。“三七,长大了可以当菜吃。紫金山、栖霞山上有不少药材,都是宝贝。”


(闲暇时候,小孙便忙着打理家中的花草,盆里有两株三七)


(吃素的小孙,清炒苦瓜是她的家常菜,她喜欢自己做饭吃)


       这是开医馆的第四年,刚来南京时晓煳一个人都不认识。因为去苏州看朋友,觉得南方不错,便决定找工作,找到和中医有关的工作后,没干两天,老板说苏州的分店要撤掉,总部在南京,先去那干半年再回来吧。于是机缘巧合到了南京,一天早晨,老板突然对大家说:“我不干了,破产了,你们明天别来上班了。”一切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么突然,大家傻了眼,周围人建议:“小孙你自己干吧,我们来找你。”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就自己干吧。她托了朋友找房子,第二天便找到了,就这样开了业,一年后才告诉家里,家里人觉得也不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机缘巧合”成了本次采访的高频词汇,按晓煳的说法,能量都是守恒的,不用着急,有人得到这些,有人得到那些,总会遇到最适合自己的机会。


(小孙很喜欢好天气时,窗外开阔的视野)

 

       晓煳其实不算小了,奔四张,还是一个人。当年去西安做学徒时,有两个男孩在等她,觉得不用着急,先学成归来再说,结果人家等不了,都成了家。晓煳说起这事的豪爽表情,似乎在说一个和自己不相关的人。“缘分没到吧,不用着急,自会安排一个适合你的人,如果没有,这样也挺好。”房间内,基本看不到私人物品,晓煳说每次搬家,三个箱子就够了,衣服两件够换就行。平时她会和这些成为朋友的客人一起去爬山、去寺庙上课、去郊游徒步,但是最头疼去逛街。我问她,这么多年,现在还对中医保持着兴趣吗?晓煳回答:“如果不喜欢,我就不会坚持到现在。这行赚钱少,见效益慢,所以学中医的人越来越少,如果家里不支持,根本干不了。我们班做本行的很少,做针灸的只有我一个。”


(对于越来越少的人学终于这点,小孙也感到无奈)


       晓煳说她自己不是名人,也没啥励志的故事,就是普普通通过自己的生活。她可能是我遇到最随遇而安的人,选专业、当学徒、找工作、自己创业……十几年的时间,这些人生的重大决定,她却说的像去菜场买菜般轻松,细思之下,其实她很清晰自己走的每一步。就如晓煳说的:“不用为自己做的决定后悔,欲念不要那么多,就会少了很多烦恼。机缘巧合,凡事都会遇到适合自己的。”


■■■■■■■■■■■■■■■■【赶趟采访手记》短视频】■■■■■■■■■■■■■■■■■■■


小孙一刻都不闲,把家中打理的干干净净。每天晚上她九点关手机,十点便睡觉休息了,生活很规律。只要节假日放假,不管是三天还是五天,她都会回老家去看望父母。对于受过的辛苦她没有抱怨太多,都是带着笑意一带而过,对于未来的规划她也没有长远的打算,只想着能先好好打理好这个医馆,机缘巧合、顺其自然,或许就是她的人生哲学吧!

■■■■■■■■■【点击观看视频】■■■■■■■■■


------------------------------------------------------------------------------

关于《赶趟》采访计划:《过赶趟的8小时,辞职去看别人的工作》

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采访,一起探讨关于工作的种种,欢迎发送:
大致工作内容+所在城市+联系方式
至邮箱:pilizzz@163.com

还在继续“赶趟”中~


微博:@大霹雳z

评论(2)
热度(4)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