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霹雳
曾经,一只鸟住在我身体,一朵花在我血中旅行。
我心寂静的时候,没有荒漠,也不用逃脱。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sayblack/】
【微博:@大霹雳z】
 

《【赶趟】(二):丝桐妙音》

屠音鞘  古琴老师

 

       屠音鞘是本名,因为父亲觉得姓屠有杀气,所以平时要藏锋,一旦出鞘,就有苍龙怒吼的声音。不过屠音鞘没有往"苍龙怒吼"的霸气方向发展,却迷上了清幽的古琴,"音"字倒契合了他的心性。

 (采访的早晨南京飘着小雨,倒觉得更合意境了)

 

       高三时候,逛CD店,因为装桢漂亮,屠音鞘买回了《唐.霓裳羽衣》《宋.杏花天影》《清.平沙落雁》三盘CD,一朝迷上古琴,用他自己的形容词,那音乐令人"魂醉骨酥",叮叮咚咚,云卷云舒,风起水落......这旋律便被当作每日催眠放松的妙音。因为成绩好,业余时间比较宽松,于是找了许多关于古琴的书籍来读,到毕业时已对古琴大师如数家珍,我们看似天书的古琴谱,他已能看懂一二,关于古琴的种种,不能说了然于心,但也知晓大概。高考结束,一朝脱得囚笼,便立马在网上找古琴老师的信息,当时宁波的古琴老师很少,找到一个便上门求学,六月初高考结束,六月十几号,便已经开始了古琴的学习。因为和其他学生不一样,在学技巧之前,屠音鞘已经有了比较充分的理论知识,识得琴谱,又增加了自己的练习量,所以学起来更能融会贯通。高三暑假之后,因为要到南京上大学,古琴老师告诉他南京的老师很多,自己也教不了什么了,去那继续学习吧!屠音鞘便背着自己的琴到了南京大学,进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哲学系。

 

       令人欣喜的是,南京大学本身就有古琴社,授课老师是金陵派传承人:桂世民。但古琴社并不活跃,屠音鞘进了社团当理事,社长后来成了他的女友(前女友),于是当时社员们纷纷开玩笑:"你们这开的是夫妻店啊!"基于兴趣和热情,古琴社慢慢运转起来,申请到琴房之后大家便常常相约练习。"浦口校区的环境还没有那么好。我还记得我们的琴房在十八号楼的地下室,有时候进去发现墙面被其他人乱写乱画,特别生气。"

(桌旗上看似天书的琴谱)

 

       古琴是很讲安静的乐器,采访期间,屠音鞘和学生再三强调的便是,坐下来后先安静安静,做几次深呼吸,再动手弹琴。在识琴谱之前,古琴的学习基本靠口传,一首曲子,每一句的手法,哪里轻,哪里重,哪里抹,哪里挑,都凭记忆力,就算识得谱子,也没有节奏标记,最重要的还是靠记忆,要弹奏出其中的意境,便要靠练习和个人修为了,一点点指尖力道的变化,稍有杂音,都会影响其中,所以,心不静,难成调。

 

       和桂老师有缘成师徒后,屠音鞘开始了更加正规的古琴学习,也因为他,我才知道,在我常常路过的夫子庙乌衣巷内,还有一番幽然之地,一间琴房躲开了夫子庙闹哄哄的人群,从几岁到十几岁,二十几岁,三十几岁......喜欢古琴的人并不尽然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女孩长裙步摇,缓缓抚琴,装束中带着古典元素却又不夸张,男孩低头认真,还有三三两两在旁边练习书法国画,会很明显感觉到他们身上古朴安静的气质与自己的差别。

(书中的满汉双文琴谱,更觉得是天书)

(屠音鞘与学生交流古琴有关的书籍,此为古书中的抚琴手法)

 

       因为屠音鞘的缘故,屠爸爸也开始对古琴感兴趣,2009年,也到南京来和桂老师学习,还时常向儿子请教。"所以我爸也经常喊我师兄啊!"屠音鞘笑道。2011年大学毕业,屠音鞘前往西班牙继续学习哲学,因为路途遥远,于是带了把比较普通的琴,那把好琴便放在宁波家中,成了屠爸爸的爱物,常常拿来练习。现在,本来就爱音乐会乐器的屠爸爸也已经沉迷其中,并开始教学生了!

 

       2013年,屠音鞘回国,依然到了南京,成了一名编剧。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渐渐意识到这并不是他自己喜欢的工作,因为有许多规避不掉的因素,创作受限,如果可以,还是希望以后能写写故事或小说,于是现阶段,他正在向全职的古琴老师过渡。

(一句句向学生示范)

 

       古琴从制作到演奏都颇为讲究,采访时我看到的是常见造型中的仲尼式和伏羲式,外行人直观分辨方法便是腰部分一道弯还是两道弯。细究起来,古琴的每个部件都有说法,比如其形与天圆地方之说相和,也与人身相应;尺寸一般为三尺六寸五,象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十三个白点称为十三徽,象征一年十二个月,外加一个最大的白点象征闰月;拿起琴,底部可以看到两个音槽,中部大的为"龙池",底部小的为"凤沼"......说起这些,屠音鞘是滔滔不绝。至于制琴木材,古人一般用紫花桐木做面板,后来发现杉木音色质感更好;底板需要较硬的木材,多为梓木;上漆也有讲究,需用鹿角霜,也就是成年的鹿自然脱落的鹿角,磨成粉,之后再上生漆。"现在也有很多琴直接刷油漆,味道不好闻,也很影响音色。"古人制琴,多用蚕丝做弦,所以古琴有个很别致的雅称,叫"丝桐"。

(古琴制作颇为讲究,每个部件都有说法,最大的白点象征闰月)

 

       作为80后最年轻的一代,和"古琴老师"这个看似深厚飘渺的称谓似乎有着距离。屠音鞘也一直强调,弹古琴不能光练技法,必须要多读书,提升自己的修为,除了常常去夫子庙与老师、师兄弟交流学习,他自己也在练习书法和绘画,前几天刚刚从景德镇写生回来。至于物质需求,屠音鞘说要求很低,笑称自己的手机太烂,是个技术白痴,吃穿用度都比较随便。现在的打算,要好好练习书法和绘画:"很多东西其实都是相通的,比如书法、绘画和弹琴。"也许这是一种很难用文字牵扯出的联系,只能"当局者沉迷"。

(虽为南方人,但屠音鞘喜欢非米食的面食,比如面条)

 

       临走,屠音鞘赠我一本他大学时出版的诗集,回来翻阅时看到其中一句"想躲进扇面的水墨画里,想一头扎进园林的雾中,想飞到众山顶上,游心骋怀。"一下回想起白天,飘着小雨的南京,茶社内绿叶明快,琴音袅袅,兀自揣测,那水墨画里、园林雾中、众山顶上,便是他在或清冷入仙、或细致飘渺的丝桐妙音中,觅得的一方可供自己游心骋怀的胜地吧?

 

■■■■■■■■■■■■■■■■【赶趟采访手记》短视频】■■■■■■■■■■■■■■■■■■■

思来想去只能以一个“妙”字来形容古琴之音了,无论觉得畅然悠远,还是凄清婉转,都能在妙音之中寻得自己一方意境。
■■■■■■■■■【点击观看视频】■■■■■■■■■


------------------------------------------------------------------------------
关于《赶趟》采访计划:《过赶趟的8小时,辞职去看别人的工作》

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采访,一起探讨关于工作的种种,欢迎发送:
大致工作内容+所在城市+联系方式
至邮箱:pilizzz@163.com

 

PS:《赶趟》采访计划第一篇——《贴满标签的医护间》因为一些原因只能先删除了

此为《赶趟》采访计划的第二篇
感谢被访者们的信任及支持,让我看到了工作的更多面
还在继续“赶趟”中~


微博:@大霹雳z

评论
热度(9)
© 大霹雳/Powered by LOFTER